咸阳地情网
创 建 全 国 文 明 城 市 创 建 全 国 绿 化 示 范 城 市
重要讲话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在咸阳纪念《地方志工作条例》发布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来源:     作者: 杨焕亭     时间: 2016-05-19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一转眼,《地方志工作条例》颁布已经十年了。作为一部诞生在新世纪的重要法规,它对于指导方志编纂、推进方志工作、振兴方志事业、繁荣方志文化, 加强方志工作机构建设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它不仅为全国方志工作,更为咸阳方志建设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所印证。改革开放特别是近年来,我市地方志编纂工作坚持以第二轮修志工作为主体,以地方综合年鉴编纂为主导,以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为支撑的总体思路,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果,为服务于我市“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五位一体”的建设格局,服务于建设“富强、人文、健康”新咸阳的总体战略目标,进一步擦亮“大秦故都 德善咸阳”的城市名片,弘扬“崇德包容,尚法创新”的咸阳精神,加快咸阳发展做出了重要做贡献,形成了具有鲜明个性特色的修志风格。我自己作为《咸阳市志》《县志》、各专志以及《咸阳年鉴》的热心读者,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文学创作,都从这些志书中汲取了大量的历史资源、知识营养,深切体会到方志存史、资政和育人的巨大作用。所以,今天就谈一谈个人的几点认识,与大家共同讨论。 

  第一、坚持历史与现实相结合,整理旧志与编修新志相结合,使我市地方志编纂工作呈现出纵深性和传承性的显著特点。《地方志工作条例》第一条明确规定,修志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脉,而编写志书的是文本记忆的一个基本的重要形式。如果说,咸阳历史上有着“盛世修志”的优秀文化传统,曾经诞生过许多珍贵的县志文本,那么,对这些《旧志》有选择地进行整理、校勘,则不仅在于对新志的编写提供了可供资鉴的文本资源,更在于体现着“古为今用”的历史观。几年前,我曾经参加过《咸阳经典旧志稽注》一套13册的出版发行座谈会,为之感到震撼;在此之后,当我重新读新编《咸阳市志》时,就从中读出了大秦故都咸阳是怎样地以猎猎秦风,穿越岁月风云,走过历史沧桑而跻身于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的,是怎样的弘扬传统修志““补史之缺,参史之错,详史之略,续史之无”的学术精神,编纂出规模宏大,篇目齐全、文字精彩,承载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与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咸阳新志的。从第一轮修志,到启动第二轮修志,并且取得阶段性成果,不只是时间概念上的延续或者说文本意义上扩张,就思维方式而言,其所体现的是一种认识论上与时俱进的螺旋式上升;体现着方志办专家们对修志重要地位、运行规律、历史责任新的文化自觉,是在实践基础上对修志境界新的开辟。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要马上了解一个地方的重要情况,就要了解它的历史。了解历史的可靠的方法就是看志,这是我的一个习惯”。 

  第二、坚持综合志与专业志并举,年鉴与《图志》和《词典》并举,使我市地方志工作的呈现出系统化、立体化的特点。《地方志工作条例》指出:“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同时指出,县以上方志办负有“组织、指导、督促和检查地方志工作”的职责。我从阅咸阳各类志书的过程中发现,方志办把集中精力编纂好地方综合志与指导各个行业、各个部门编纂好专业志视为一个整体,既关注宏观层面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的发展、演进和变化,又注重微观层面人、事、物追述记录,“虽微必录,无隐不宣”,不仅在深度和广度上补充了综合志的因为资料等原因存在的遗憾和不足,又为新一轮修志做了资源上的储备和积累。由美国著名学者贝塔朗菲创立的系统论认为:“任何系统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它不是各个部分的机械组合或简单相加,系统的整体功能是各要素在孤立状态下所没有的性质。”我个人以为,这种从全局与局部有机统一的视角看待综合志与专业志关系,从而将二者放在同等重要位置的观点,体现了方志编纂者的时代目光和系统思维。据我所知,近期以来的咸阳烟草志、文联金融志、文广志等都是在方志办的指导下完成修纂工作的。正是基于这种系统思维,市志办多年来在修志的同时,坚持年鉴、图纸和咸阳大辞典并举,年鉴自2000年创刊以来,已出版16卷,并且跨入全国优秀年鉴行列。我自己在咸阳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和咸阳市作协主席任期内,都先后为年鉴提供过资料和稿件,深感这是一件复杂而又艰苦的工作。《咸阳大辞典》荣获北方十五省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优秀奖,是名至实归。从某种意义上说,《咸阳百年图志》的文献价值,丝毫不亚于不逊色于或者超越了以往的旧志。所有这一切,都是建国以前所有的旧志及其编纂工作所不能比拟的,它赋予修志工作以丰富的时代内涵。从信息论的角度看,它是一个巨大的、纵横交织的信息网络,通过这些文本,把一个历史的、时代、传统的、时尚的咸阳呈现在读者面前。尤其是,《咸阳大辞典》和《图志》,在全国修志工作中,都属于毫无先例的创新,就是一种更值得我们研究的文化现象。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代咸阳人等对“敢为人先”的秦人文化品格的弘扬和光大。 

  第三、坚持开发与利用相促进、纸质化与数据化相促进,使得我市的地方志工作呈现出开放性与创新性的特点。《地方志工作条例》规定,方志办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组织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特别是咸阳,既是中国封建改革的策源地,又是统一的多民族中央集权国家的建都之地;既是绵延百里的汉唐皇家陵园所在地,又是重要的红色文化记忆资源富集的沃土,知市情,用市情,促进地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五位一体”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方志学有着十分广阔的开发空间。清同治年间修纂的《新繁县志》序中说:“史家著体,褒贬互用,为万世之劝诫,志则有褒无贬,善善从长,做善必录。”这个论述虽然不免留下贬史扬志的偏颇之见,但也同时说明,志书的公正和客观,它的利用价值更可靠。我在翻阅有关资料时,欣喜地看到,我市地方志工作近年来在开发志书资源,利用志书为当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中所做的的贡献令人肃然起敬。特别是近数十年来水文、空气质量变化的资料,为我们治理环境,建设生态文明提供了科学的依据。志书数据化的开发,打破了以往志书仅供决策者和少数研究者使用的传统模式,实现向大众化、开放性转化,这更是质的飞跃。“咸阳地情网”资料库储备地情资料累计8000余万字,实行在线阅读,免费使用,从而使志书价值的利用迈上信息高速公路。今年,方志办又开通“方志咸阳”微信平台,以新媒体传播方式,通过文字、视频、声频、图照等资料,向人们讲述咸阳的发展与变迁,为社会各界了解咸阳提供资讯平台。它充分说明,创新是人类特有的认识能力和实践能力,是人类主观能动性的高级表现,是推动民族进步和社会发展的不竭动力。 

  综合以上三点,我深切感到,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作为自从有地方志以来第一部有关地方志的全国性法规,结束了地方志工作长期无法可依的历史,在地方志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它实施的十年,也是我市地方志工作飞跃发展的十年。我们热切希望,在第二轮修志实践中,我市有更多高质量的志书出版发行,把地方志事业不断推向前进,为建设“富强、人文、健康”新咸阳作出更大的贡献。 

  2016年5月13日

(作者为咸阳市作协主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