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地情网
创 建 全 国 文 明 城 市 创 建 全 国 绿 化 示 范 城 市
生活习俗
服饰
来源: 咸阳市志     作者: 咸阳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 2016-05-16

  咸阳市境民间服饰可分为常服和变服两种。 

  一、常服 

  鞋帽秦代,由于连年战争引起的社会动荡和各诸侯国之间交往活动的频繁,各国服饰文化也都在交互影响和实际生活的优选中进行改革,以适应人们的生活节奏。其中冠帽的变化尤为突出。如楚国的通梁组缨为秦国所用,名为远游冠;楚国的洁冠、獬豸冠被秦人拿来赏赐近臣、御史。秦人灭赵,将赵国君王的高山冠拿来自己顶戴,惠文冠赐与近臣佩用。同时,秦还继承了周代的冕服。到统一六国前后,因始皇帝迷信阴阳五行学说,认为秦以水德治天下,故崇尚黑色,以黑巾裹头,有黔首之称。此外,还以“六”为各种制度的基准数码,如冠高六寸、路宽六尺等。 

  秦汉时期,华夏地区高贵的人头戴冠帽,卑贱的人顶戴帻巾(一种束发的包头布)。这在关中一带叫做络头。后来有身份的人士将幅巾戴法加以规范化,并以皂纱为之,作为常服。渭城杨家湾西汉墓从葬坑出土的戴弁陶俑,弁下有帻,也就是武弁大冠,后来演化为笼冠、笼巾。据咸阳国际机场考古发掘,北周时期的折角巾,将幅布叠起一角从前额向后包裹,两角置于脑后打结,所余一角自然下垂于脑后,在当时上层社会也有流行。现在仍有个别女子这样包扎头巾。三原隋代李和墓中出土的陶俑,头上所裹角巾,有的两角于脑后打结下垂如带状,也有的两角收顶打结作为装饰,已成为早期的幞头了。 

  到了唐代,社会上流行高冠峨髻的风尚。昭陵陪葬者李勣墓中出土的三梁进德冠,就是最早的唐冠实物。其形如弁上加幞头,帽壳以涂乌漆的皮革刻制成蔓草及葳蕤繁缛的绕枝牡丹花饰,颇为美观。因其为鎏金支架,三梁,故称“三梁进德冠”。同时,又在幞头内衬以巾子(一种薄而硬的帽子胚架)。三原贞观四年(630)李寿墓出土壁画,渭城底张湾贞观十六年(642)独孤开远墓出土陶俑的幞头,顶部较低矮,里面衬的可能就是平头小样巾。礼泉马寨村麟德元年(664)郑仁泰墓陶俑,幞头顶部增高,酷似高头巾子。神龙二年(706)章怀太子李贤墓石椁线雕人物中,有将两根垂在脑后的带子加长,打结后作为装饰的长脚罗幞头形象。其所垂两脚形状变得或圆或阔,并在周边用丝弦或铜丝、铁丝作骨,衬以纸绢,这就是翘脚幞头。高而前踣的式样,从唐开元二年(714)戴令言墓出土陶俑中可以见到。天宝年间幞头顶部像两个圆球,该式样在唐天宝三年(744)豆卢健墓出土陶俑身上也能见到。晚唐时期,巾子造型又变直变尖。至于包裹巾子的幞头,唐以前用缯绢,唐代改用黑色薄质罗、纱,并且有专门做幞头用的薄质幞头罗、幞头纱。这种起自民间的幞头后来演变为帽身端庄丰满、展角于动势中扩大视觉空间,脱戴方便的民族冠帽,一直到17世纪的清初才被满式冠帽所取代。 

  宋代一般劳动人民爱戴不带翅的直脚幞头。内衬木骨,外罩漆纱,可以随意脱戴,使用方便,平整美观,已经接近帽子。庶人则由花顶头巾、幅巾发展到逍遥巾。元代民间男子头戴有帽子、笠儿、凉巾、暖巾、暖帽。读书人向道教寻生存,多服星冠、交泰冠和三山帽、华阳帽等。《草木子》载:元代官民皆戴帽,其檐或圆或方,或前圆后方。 

  随着封建礼制影响的深化和对劳动人民控制的加强,明代妇女服饰已带有浓厚的封建社会束缚女权、压迫女性的特征。命妇头戴复杂繁盛的冠饰,使女子头不能抬,目不能侧。其时男子间最流行的是瓜皮帽,时称六合一统帽或小帽,是用六块罗帛缝拚,六瓣合缝,下有帽檐。帽顶只许用水晶、香木。到清朝上上下下都时兴这种帽子,材料用纱缎、倭绒、羽绫,一般用丝绦结顶,讲究的是用金银线结顶,也有用玉顶或红珊瑚顶的。遇丧帽顶用黑或白。直到抗日战争前后,民间仍有人戴用。 

  蓄发而总结于头顶,是我国民间传统的发饰习俗。从秦人兵马俑可看出其时兵卒形状各异、变化多端的发式习尚,较多的是将头发分成三股或六股编辫卡结,梳向后脑勺。隋代男性胡须多为菱角翅式,下作尖锐式,而唐代流行垂须。到宋代又兴五绺须。北周至隋的陶俑头梳成平云髻,额部鬓发剃齐,叫朝云近香髻。而盛唐妇女发型竞相高大,也可使用假发装戴。劳动妇女结婚时,可按末等命妇礼制穿饰。明代少女挽髻,髻上插有首饰,待到许嫁定亲时,由男家派人前往,为新娘上髻梳弄,改造成成年妇女的发饰。 

  清初顺治、康熙年间,为了以满制汉,推行满族衣冠制度,屡次颁布“蓄发令”。规定檄文到县,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说法,让剃头匠挑着担子游街串户,碰见蓄发的人就强行剃头,稍有反抗就砍下头颅,挂竿示众。故直到解放前后尚有理发担子挑竿的习俗。清代平民百姓所戴遮眉勒,在北方叫勒子或脑箍。以黑绒制作,套于额上掩及于耳,分两带于髻下结之。这是由明代妇女所用额帕(又名头箍)演变来的。男子多用瓜皮帽,又名小帽、便帽、秋帽。帽作瓜菱形圆顶,下承帽沿,红绒结顶。到清末,帽顶结子收小如豆大,结色用蓝,戴时将帽向前额倾斜。一般帽内衬以红布,服丧时或黑或蓝,帽顶结子用白。毡帽为农民商贩所戴,比较普遍。 

  民国成立以后,政府明令颁布剪辫通令。地方各界人士纷起响应,辫发积习为之一变,传统衣冠制度也从此废除。普通礼帽分冬、夏二式,冬用黑色毛呢,夏用白色丝葛。其制多用圆顶,下施宽阔帽檐。穿着中西服装都可戴此帽,为男子最庄重的冠饰。其他变帽式样丰富,一般都以各人的身份、地位和职业而定,不再有统一的规制。据说民间偶尔尚有冠礼,惟已弛废多时,仅个别地方当儿子娶妻时,让其跪于庭中,由辈分、声望较高的人为之加冠、戴花,或届时年轻夫妇互换花饰,可能是古代冠礼的一种劫遗。 

  建国后,民间冠帽、发饰均有着丰富多彩的变化。帽类先后有八角帽(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戴用过的)、工人帽、黄军帽、鸭舌帽等,种类繁多。 

  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大环境变迁,城市居民普遍穿用西装或便装,农村居民也以中山装为主。特别是在公共社交场所,已经以西式服装为主流。冠帽佩戴渐少,且多为鸭舌帽、贝蕾帽之类。 

  至于鞋子,从宋明以降,受封建礼教的影响,妇女自行缠足,穿“三寸金莲”,围“三尺锅台”,其身心备受摧残。男子着皮靴或布鞋,多为手工制作。清末民初,随着妇女解放运动的开展,反缠足活动已成为时尚,妇女可以天足生活,故而裹足陋习得以遏止。建国初年,人们仍多以布鞋为主,有方口、圆口之分,也有平底、凸底之别。80年代以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日渐提高,皮鞋渐盛于布履,且款式不一,色彩多样。 

  服装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表明,春秋战国时期咸阳市境就出现了庶人穿着上衣和下裳连在一起的深衣作为吉服的记载。《诗经·秦风·无衣》云:“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意为没有用棉絮或集麻制成的袍服,怎么能度过严寒的冬季?《豳风》又称:“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亦可证明既短且劣的襦衣(也即褐衣),应是这时劳动人民的基本服装。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了六国,在吸收列国服饰文化的同时,重点继承了周代的服饰制度。秦王在朝贺和祭祀时穿黑色礼服。但封禅祭祀泰山时,仍穿白色衣服,且赐赏百官母妻的,皆是五彩夹缬罗裙之类。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仍以黑色大冠为祭服,崇尚宽襦大裳,一般服装亦无禁例。公元前104年,汉武帝改正朔,易服色,表示受命于天,以正月为岁首,服色尚黄,数码用五,但为年轻将军霍去病送葬时,仍然以黑色为礼服。汉成帝时(公元前32—公元7年)规定青、绿为民间常服。由于这两种颜色在视觉上有平和后退之感,后世一直被定为平民的服色。 

  到东汉时,儒家学说指导下的衣冠制度正式确立。普通男女仍穿襦裤或襦裙,短上衣,与下身分开。同时,胡服开始介入朝野服饰习俗,战国秦汉以来的曲裾袍渐被淘汰。班超出使西域疏通了中原与西域的交通联系,也促使西域胡装款式慢慢走入汉族民间的生活环境。 

  到南北朝时,由于境内外频繁的战争和移徙,周边胡族居民迁入市境,土著居民纷纷向山南、江南转移,造成了胡多汉少且交往频仍的局面。如裤褶原为北方少数游牧民族的传统服饰,其基本款式为上身穿齐膝大袖衣,下身穿肥裤管,此时已开始广为流行。裲裆(亦即背心)亦由军戎服装中的裲裆甲逐渐演变出来,成为后来人们穿用的背心或坎肩,到明清时礼服中已有使用,至今仍为人们所喜爱。从咸阳国际机场发掘的北周贵族墓葬中,可以看出原先佩戴军旅生活用品的鞢

  带,早已流传。这种来自西北少数民族的革带服饰,对唐代及后来的汉族衣饰生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隋代民间妇女多穿青裙,外出要戴幂罗,把面部罩住(中亚国家妇女至今有此习尚)。其时士卒服黄色。唐代把赧黄规定为皇帝常服专用色彩,后来多次颁令禁止民间服用。唐中叶流行帔帛(即披在肩背上的一条长长的围巾),这在中宗神龙二年(706)入葬的永泰公主墓壁画中可以看到。唐人《步辇图》所绘宫女头上平起作云皱,穿小袖衣,朱绿

  裙,与渭城杨家湾唐初壁画相同,裙腰上至乳房以上,加帔帛,穿小口条纹裤,透空软棉靴,带金条脱。半臂(亦即半截袖式衣衫),是现代服饰常用的一种款式,在唐人服饰中亦可见到。永泰公主墓石椁线雕人物使用将半臂套在外衣里面的穿法。盛唐以后,因社会习尚以丰腴为美,穿半臂的绘画形像逐渐减少。 

  宋代裙子多为六幅、八幅,乃至有十二幅之多。纹饰或作彩绘,或作染缬。史载当时北方妇女多将布匹南输,而将成衣北运。其时红色石榴裙多为歌伎所穿,受到诗人吟咏。青、绿色裙为老年妇女或农妇所穿用。由于家具的发展,妇女裤装开始有裆,但仍不外露。元代以下禁令增多,民间服饰向灰褐色系发展。霞帔是宋代以后妇女的命服,随品级高低而不同。文献记载中颇多赏赐命妇服饰的记录。 

  清代以后满族服装渐次流行。清初袍衫尚长,顺治末短至膝盖,后又加长。甲午海战后,受西式服饰影响,中式袍衫的款式越来越紧瘦,袍衫面料的使用也打破常规,出现逆反现象。如细薄的轻纱被用来作棉袍、夹袍。俗语云:“有理者无里,无里者有理”,反映了当时服装习俗的变化。其时北方人流行长裤,用带子将裤脚在髁骨处扎紧。且有系腰带习俗,所谓“三单不如一棉,三棉不如一缠”,至今在农村老年人中仍有流行。 

  晚清至民初服饰,所用布料多为家织土布,颜色有染靛蓝、藏青色(用涝池淤泥和一种名叫口袋叶的草汁染成)等。进入民国时期,立领式中山装在公务人员、青年学生中流行。清末开始广为普及的裤子,把传统的抿裆裤改为前后各两片组成,侧缝上端均有直袋,前后腰有折裥,以前裆裤缝为开门。其规制夏用白色,其他季节用黑色。咸阳城乡至今偶有存在,个别地方有所变化。民国初年中式礼服为长袍马褂,或长袍坎肩。20年代以后,逐渐流行旗袍,成为青年女性及体型较瘦削的中年妇女的常用服装。也有的青年知识女性上着大偏襟直领单衫,下着现代裙裾的。抗日战争时期,城市青年多穿士林蓝、安定蓝、蓝灰等颜色的服装,女青年也偶有穿用。此外,还有穿工人服、两用衫、夹克衫的。 

  50年代,咸阳人民热烈拥护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自动穿起蓝色、蓝灰色的干部服、列宁服和棉大衣。“文化大革命”中,流行穿着不戴标志的黄军服,城乡青年上山下乡,也有佩戴“为人民服务”和毛泽东像章,以及红袖章军服的。进入80年代,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服饰渐趋多元化,以蓄长发、穿喇叭裤和牛仔裤的争议与流行为先声,开始了改革开放大气候下的服饰转换。西式服装已逐渐成为城乡人们穿用的主要服装,中山服、中式袍衫退居次要地位。大腰裤和大衿衫已很罕见。青年人服色绚丽多彩,款式多样,反映着他们生活习俗的历史变迁。 

  二、变装 

  礼服至今民间仍有吉凶礼服。原来,周代已规定以细纺织品为吉服质料,以粗纺织麻为凶服质料。秦汉礼服多尚黑色。唐宋以下民间妇女以青、绿、灰、褐等色为主,喜事用九品命妇冠服,并饰红衣;丧事则以黑、白两色交替使用。清初强行推广满洲服饰,引起了汉族人民的激烈反对。后来为了缓和民族矛盾,采纳了“男从女不从,生从死不从”,“倡伎从而优伶不从,仕宦从而婚姻不从”等建议,允许妇女保留明代服饰,未成年儿童、民间迎神庙会等活动,亦可穿用明式服装。民国时期,妇女婚嫁时仍要坐花轿,穿大红绣花喜裙。上配石青绣花袄或大红绣花袄,头戴凤冠,肩披霞帔。至今民间婚嫁仍以穿红色衣裳为吉祥如意。西式“文明结婚”者穿白色灯笼袖连衣拖地裙,多见于城区,农村罕有出现。建国后推行移风易俗,以家常服装结婚的男女青年为数众多。随着人民生活的改善,今日婚礼服饰美观、多样,因人而异。 

  丧葬服饰,各县区(市)皆以白色衣裳为主要服饰,其质料以麻布为尚,按亲疏远近,服色款式略有不同。流行丧服是:男性丧服勒头布,拉拖绡,穿白长袍子,鞋上糊以白纸或白布。女性亦需勒头布,拉拖绡,上穿白大襟衫,下穿上腰的白裙和白鞋。不拘男女孝子,腰间都要勒麻丝。非直系血亲戴白孝帽即可。重孙辈头顶孝帽上可缵红布绺绺。经过三年,禫服已满,在坟前脱去孝衣孝帽,更换新衣新帽。民间对寿终正寝的老人,要在谢世前穿好寿衣,用冬、夏、春、秋四季加衬里共五套衣服。不分男女都要用紫色或黑色袍衣。男的戴黑彩帽,手拿黑扇、手帕或烟具,头枕公鸡枕头;女的戴八角黑绒保险帽。一般人死去后要以黑纱布盖脸,此俗相沿已久。据乾陵陪葬墓出土的刘浚墓志铭可知,其妻李氏在他贬官客死岭南后,历时四年,不远万里,携带幼子扶梓还乡,并拒绝让两个儿子侍奉武则天。唐睿宗即位后才率子赴京任职。开元十七年(729)六月三日在长安通政里家中临死之际,曾感叹地说:“古有失行者,耻见亡灵,所以用物覆面。后人相习,莫能悟之。吾内省无违,念革斯弊。”其子孙遵命安葬乾陵附近,受到朝野人士的赞仰。可证以布遮脸的习俗由来已久。 

  戏装咸阳境内民间演艺装,以秦腔、弦板腔等戏剧服装为主,杂以民间行业性和时代变迁性服饰。秦腔戏装多沿用明代九品官服的基调,至今无多变化。弦板腔原系木偶小戏,其皮影衣饰仿照古装,但不规整。民间赛事活动中,也有相对确定的服装款式。如旬邑县流行的秧歌舞,男演员头扎羊肚毛巾,身穿白汗衫,腰系红绸带,手打小花伞;女演员身穿红色舞衣,腰系黑色舞裙,脚蹬缨缨鞋,手执粉色羽扇,与陕北舞秧歌接近。长武县一带道教醮师乐班超度(道场)活动表演的祭礼仪式——醮师分灯舞中,表演者身穿黄、蓝、黑道袍,头戴三教九流太极图道冠,顶系佛牌。三原县至今流传的《十八罗汉舞》,大罗汉身穿黑色对襟衫,镶白边,腰扎白带,下穿红裤,头用白布扎成羊角形;而小罗汉为灰色中式对襟衫,镶白边,绿裤子,黑鞋黄腰带,头包红色三角巾。泾阳县有代表性的《竹马舞》,引马者为老生扮相,头戴无顶草帽或圆沿帽,穿黑衣,扎白裙,红腰带,黑便鞋。而永寿县民间舞蹈《接犟驴》,老汉用古铜色对襟褂子,黑色大腰裤,瓜皮帽或白毛巾,黑色圆口鞋。老婆穿藏青色大襟褂子,右胸前垂有银牙签、耳勺等,蓝色围裙,黑色裤子,裤管用黑色扎带,头戴黑色平绒帽。孙子衣白色对襟衫,蓝色腰带,蓝色中式裤,头扎白色毛巾。乾县《蛟龙转鼓》的表演者用白巾扎虎抱头,上着白衫套黑坎肩,腰系红色彩带,下穿蓝、黑裤子。秦都区盛行的《牛拉鼓》鼓手,则穿中式对襟白衬衫,外套黑色背心,背心上滚有二道白边,腰系深蓝色腰带,黑裤黑鞋,头扎白布巾。从左肩斜挎一条红色绸带于右腰间。绑绞者、司铙钹、大锣、马螺、螺号者服饰大同小异。(资料来源于《咸阳市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