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地情网
创 建 全 国 文 明 城 市 创 建 全 国 绿 化 示 范 城 市
礼仪习俗
丧葬
来源: 咸阳市志     作者: 咸阳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 2016-05-16

  一、墓葬制度 

  建国以来,政府规定国家公务人员一律实行火葬。每个县均建有火葬场。尤其是市区火葬场入葬人数逐年增多。但境内农村仍然沿袭传统的土葬办法,火葬者很少。一般多为竖井式墓穴,然后在其中一侧挖个墓洞,下棺后用土坯或砖块封门;也有少数家底殷实或发家致富的人,专门用砖石砌箍墓穴,建造成一穴两室(一夫一妇)合葬墓。《周礼·春官·冢人》云:“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渭北台原地区的竖穴式墓葬,与靠崖式、下沉式窑洞模式非常相似,正足以反映当地民间阴、阳二宅之间的某种模拟关系。 

  二、丧葬仪礼 

  咸阳境内丧葬方式有两种:一是土葬,二是火葬。火葬礼仪现在多是对国家公务人员和部分城镇居民使用,一般分发出讣告、瞻仰遗容、开追悼会、举行火化仪式等程序。土葬礼仪包括养老、停丧、吊祭、备丧和出殡等。数千年的丧葬礼仪,其中带有浓厚的封建达信痕迹。为了保存史料,以借鉴革新,特录如下: 

  养老 

  老人年逾50,已届60时,其子女就开始张罗预备后事,由此形成了多种防老习俗。首先是制作棺木。俗话称棺板为材方,称匠人割好(做成)的棺材叫寿材。棺材一般以松木、柏木、杉木为上料,楸木、桐木为中料,杨木、柳木为下料。各个地方可因地制宜,彬县以杉、橡、松、柏、枣木为主。民间工匠精雕细刻,巧夺天工,样式有“三圆”、“四平”。重底重盖、栽棕拔簧、阴刻阳雕、彩绘油漆等。交木宴席讲究用山珍海味、鸡鸭鱼肉、名茶醇酒之类,不可吝啬,招人笑话。还要鸣放鞭炮,披红挂彩,显示儿孙晚辈的一片孝心。交木时,亲朋好友皆要携带厚礼前来庆贺,少则数十人,多则百数人。 

  其次是缝制寿衣。讲究用绫罗棉绸,忌用缎子(以防断子绝孙)、兽皮(以防当牛做马)。衬里一律为红色,面子可紫可黑。其件数规制为五身至七身或七套至九套,取单数为阳之意。意谓人在阴间,仍向往脱生阳世,故不取双数即阴数,以图吉利。寿衣缝制讲究由儿子、女儿购料制作,要求单、夹、棉、袍齐全,以回应春、夏、秋、冬四季。还要为男的备黑帽、黑扇、手帕或烟具及公鸡枕头。女的区别只在帽子上,戴黑绒八角保险帽。 

  此外,少数富裕家庭在老人生前便修筑坟墓,名叫寿墓。多用砖块璇砌,俗称砖箍墓。还有的在双老中的一位去世时,为健在的老人预留堂口,以便将来合葬。对老人后事的处理,不少人心存虚荣,不图老人在世享受,只图落个“孝子”虚名。群众讽刺道: 

  活着“墙头记”,死了电影戏。 

  活着不给端饭碗,死了宴席摆一院。 

  活着不给一尺布,死了寿材砖箍墓。 

  活着无穿戴,死了绸缎身上盖。 

  这种重死轻生的陋风败习,已逐渐消除,厚养薄葬习俗逐渐兴起。 

  停丧 

  送终 老年人,特别是子孙众多的老人,都希望在弥留之际和儿女晤面,以作最后的诀别。因此,儿女守着父母,伴其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叫送终。只有儿孙齐在身旁守候,无疾而死,才叫善终。 

  烧倒头纸 即在死者脚下放一黄纸贴糊的瓦盆,焚烧纸钱。这种倒头纸,传说是为前往阎罗所在的丰都城而支付的买路钱。烧化的纸灰,入殓时要同瓦盆一起放入棺材,烧纸时孝子放声痛哭。 

  报丧 人死后,主家立即打发专人,分头分路报丧。淳化一带特别重视老小外家,遇事要报得早,报得快,其他远近亲戚,皆须专人一一通知,不得失误。兴平一带先向本族报丧,本族、亲戚闻知噩耗后,前往探丧,在遗体前化纸举哀,起身后安慰家属,并告知出殡时家中要来的孝子,顺便领回孝布。 

  净身 老人咽气后,要用新瓦盆盛水遍擦身体,并作必要的整容,这叫净身。凡是男人要剃净头发,刮胡须、洗面庞、洗脚;女人要梳头、缠脚。一般都要求及早把事先套装好的寿衣穿上,一件一件地拉平整,穿好鞋袜,戴上帽子,脸上盖以烧纸,俗称苫脸纸。有些富裕人家,要把死者衣帽全部送人或扔掉,但也有经过选择、消毒而留作纪念的。 

  移床 人倒头之后,要先蒸一碗小米饭,这叫倒头饭。给头门上贴一张冥纸,再将死者抬放在堂屋中间,另设木床停放,俗称搁床。这时要给死者手中放一块用柏树枝穿起的饼子,以防身喂狗。 

  点灯 死者搁床后,要在脚下点一盏油灯或一根蜡烛,这叫路灯或长明灯。取意目的是照亮死者进入阴曹地府的道路,以防黑灯瞎火,行走不便,故此一直要燃烧到棺木抬出。 

  入殓 又叫盛殓。死后择日,待儿女和重要亲戚都在场时,先烧亡魂纸,俗叫黄昏纸。随即将棺材打扫干净,抬至亡人身边,内撒一层细灰,或五谷杂粮、铜钱等,谓之生死有禄。身上覆以柏叶,等儿孙、亲戚全部到场后,再给棺材内铺好褥子。由儿女孝子动手将死者平稳地放入棺内,用纸裹棉花将死者头部至两侧夹实,脚下又垫以胡基,给死者左手拿扇,右手拿酵面和钱币,将衣裳逐层拉扯平整,上面又盖以红绸或红布(兴平一带用黑纱掩面),取出苫面纸,最后将棺盖彻底合拢嵌牢。然后烧纸,孝子来客齐动哭声,入殓告成。礼泉一带若有重要亲人不在场,棺盖要留出缝隙,待亲人回来看了亡者后,再行盖棺。入殓时,要防止有关犯克属相的人到场。殓后停柩三年不葬者,俗称暂厝。 

  吊祭 

  死者入殓后,便进入吊祭阶段。 

  成服 入殓完毕后,孝子成服,即开始披麻戴孝。一般为穿白布孝服,戴白孝帽(带),鞋上蒙一块白布,并在腰中系上麻丝,以代替披麻戴孝。孝子中,正孝子(儿子、孙子、重孙)均穿长孝衣(孝袍),戴长孝带(与人等长);远亲穿短孝衣(孝褂),戴短孝带。女孝子身穿白衫,下穿白裤,外套白裙子(有的地方以白大褂代之)。一般孝子戴的孝都是白色的,惟重孙戴红孝。未过门的媳妇穿的白孝衣上缝有红布条,叫做搭红。怀孕的女孝子,在埋葬前不得到死者遗体前来。对于极个别特别孝敬父母的孝子孝媳,也有村邻亲友为其披红挂彩的。成服之后,即进入服期,孝子开始守灵。 

  吊丧包括写对联、开吊、写讣告等。一般在入殓后第二天进行。各地讣告格式不一,内容也不尽相同。讣告须用白布或白纸书写张贴于大门一侧。 

  请阴阳择穴,定安葬日期 现在老丧一般在五至七天内埋葬,多为公坟。也有第三天一大早天不亮就埋葬的。其时间长短,也和主家经济状况相关联。定日子择穴,有的请阴阳,有的不请,由户族中的长老和孝子共同商定。日子确定后,立即一面请户族、村邻破土打墓,一面磨制面粉、备办肉菜及其他所需之物。 

  打墓 一般请阴阳勘定墓穴后,便开抬打墓。秦都、渭城两区常根据地层特点挖穴道。渭河以南,穴道较浅;渭河以西以北,一般只挖明腔(或称明厅,指垂直墓穴),深6.8尺至7.6尺,黑堂停放灵柩,其大小由棺木来定,底深与明腔相同。旧时有钱人讲究树石牌楼,有功者要求金鼎御葬,皆以砖箍墓。现在砖箍墓渐渐增多,也有箍寿墓的。长武一带把打墓叫修茔,土穴打洞叫黑堂,不拘快慢,要有三天时间,早上吃饭后去墓地,中午饭由孝子亲自送去,晚饭回来再吃。而兴平一带打墓者一般要有四人,每天要吃四顿饭。早晨、中午、晚饭外,下午还有一顿加餐,必须由男孝子捧送,长子居前,其后按辈份大小排成一列,手端盘子,上放饭菜、酒筷之类。送去的饭菜若未吃完,不能原辙端回,宁可全部倒在墓地附近。旬邑人的习俗是:打墓前先请阴阳勾穴地,勾穴时要破土,边勾边念《破土诀》。诀云: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 

  今辰破土,万事吉昌。 

  鬼魅凶恶,远去他方。 

  金锄一举,起光安详。 

  金锄再举,富贵永昌。 

  一画天门开,二画地户闭。 

  三画鬼路塞,四画人通利。 

  请乐 境内各县遇到丧葬事情,都要邀请唢呐乐手前来奏乐。这些唢呐乐手有相对稳定的演奏队员,平时居家务农,遇事结伙奏乐。一般乐队有四至八位乐手,依据主家经济状况决定邀请人数多少。据1987年统计,全市唢呐乐手有2100多名,班社约有300余家。在北部旬邑、彬县等地区不拘婚丧皆可邀请唢呐鼓手,而其余多数县区(市)只用于丧葬礼仪。近年来,有的地方西洋鼓乐队也介入民间婚丧礼俗。 

  出子 在人死后第三天早饭前,所有男女孝子包括族中的兄弟及侄男子弟,凡有服者都要出席署名。据说这天是人死后上“望乡台”的时候,也是最后与子孙亲戚见面的一天。出子要注名死者姓名、年龄、生卒时间、享年多少,还要写清全部儿孙、户族子弟及孙子、曾孙等。有的地方直系男、女孝子全写,有的只写男孝子不写女孝子。在头道门上要用大点的斗方纸,写上“×月×日成服”(出子日),“×月×日发丧”(发丧日)。 

  悬灵、布置灵堂 一般在葬日前三天悬灵,即把两条长凳子放稳,将棺材平稳地置于凳上,也叫升灵。在灵前升挂一页新席,挨席再挂以新床单,前边置一方桌,名叫供桌。两旁贴上对联,中间贴上灵牌,或摆上死者放大后的遗像,上书横批。旧时中间放木主,是为神主,摆设瓜果糕点和献饭,又摆上香炉、香筒、花筒、蜡烛等,桌前的上方高处挂以吊子。接着派专人截好柳木棍,每个约2尺长,用白纸涂上浆糊缠好,作为孝子拄杖,俗叫纸棍,并在供桌下置以瓦盆,叫纸盆。凡烧过的纸灰皆装入盒内,有的还将食物投赠死者。有些地方的人为显示隆重,还有围“二祭”的,即在离供桌前约三尺处,再置两张方桌上铺以蓝布,并用蓝布加高桌子的四周,放以古式专用角架,上面放些小碟,碟内盛装经过涂色的用纸、蜡或面粉制成的桃、梨、苹果或点心,特制的花馍等。又放上纸活,如祭楼、花圈、童男童女、马、楼斗,不一而足。在供物的上边再覆盖上用蜡制涂色葡萄树、枝、蔓、叶俱全,又装上闪光灯,以图美观。 

  守丧 旧时守丧多为念经。有些富裕人家请道士念经,也叫打醮。如兴平一带道士念经时,全家人无论大小,都要身着孝服,沉默肃静,见人叩头,每日三餐,拈香献帛。在大家吃饭前夕,给灵前献上一份,放进一个小瓦罐内,将来与棺材一起埋掉。男、女孝子每天早上烧纸时,都要哭上一场,俗称举哀。道士来家念经,三五天不等,人数也不确定。每天茶饭由主家招待,整天奏哀乐不停,哭泣不停,酒席不停。只要有行礼、拈香、祭奠者来,就得奏乐。 

  备丧 

  各地的丧葬礼俗,重点在埋葬仪程上,礼节繁多,规程较严。 

  请执客 咸阳地区有“喜事要到,丧事要叫”的说法。故凡遇丧事,一般在葬日前的先两天夜间都要由主家派人到各家各户专门通知。通知到的人家都不推辞,一般在当日下午至傍晚便纷纷来到。先喝茶、闲聊,等到齐后吃饭(俗称喝汤)。饭后即端上酒菜,让所有执客就座,喝酒、请菜,孝子给各位执客一一敬酒,敬完酒后孝子又给执客叩头。在吃喝过程中,先提名推选大总管两名,然后由大总管(有些地方叫执客头)出头安排一切事宜。等待一切就序,次日下午亲戚村邻即带上礼品,陆续前来行礼祭奠。有些地方还举行迎亲礼,即带上乐人到村口等候来客,来一家或两三家,由乐人边吹边拉,连同礼当一并迎至家中,迎完了事。 

  招魂 即迎请死者父母(老坟)或老伴(新坟)神主。招魂时,泾阳、淳化一带要由长子承担,女婿、外甥二人一手提纸香,一手提灯笼;另一人端盘子,内盛献饭四碗,筷子两双,烧酒一壶,乐人在前吹吹打打,孝子随后,手持哀杖,怀抱神主(或牌位),动哭声(出村后停哭),直至坟上。摆好献饭,继而烧香、奠酒、化纸、磕头,然后返回。抵村口仍动哭声,至家门口由长媳妇接住神主(或牌位)。其他男女孝子跪迎,哭声不停,抱至灵前,置于供桌之上,然后上香、酹酒、乐人吹打,礼成。礼泉一带讲究先由礼宾先生中的领导者,牵引孝子中的孤子(父丧称孤子)或哀子(母丧称哀子),或孤哀子;以左三右四的次序绕坟循转。每转一圈,叩首奠酒一次。在叩首奠酒时,其余所有跪地等待的男女孝子,也随之叩首拜揖。这时乐队吹奏,其他礼宾先生亦列队肃立。返回时,由孝子前行者手捧祖先神主牌位,还有招魂幡、引魂旗等物,均由孝子高举。如果途中遇到十字路口或进出村庄、城门时,还得焚香洒酒,烧化纸钱,表示告祷阴间负责关长的神明鬼差,让其先祖魂灵通过。到家中后,即将牌位安置祖堂香案,再由孝子叩首,才算招魂安主完毕。然后由乐队引导,孝子后随,将礼宾先生送去休息。此时即举行亲友祭奠礼。兴平习俗讲究招魂前孝子在灵前成服,然后在礼宾先生的指导下烧香、叩头、化纸。随后,一先生通:“招魂!”另一先生引:“执事者掌灯,孝子抱主抱祖,前往坟地招魂,鼓乐前导。”鼓乐在先生“引”字喊罢时响起,并前往各处坟地招魂。当地讲究先小后大,即先去晚辈坟地,从小请大,最后请辈份最高的祖先。到了坟地,孝子要站成一行。一先生通:“祭坟!”又一先生引:“孝子孝孙孝侄孙依次跪下!”通:“献礼!”引:“执事者献祭品!”通:“上香!”引:“执事者燃烛上香!”通:“致《招魂文》!”引:“代祭生后前搭躬开读!”请魂回家时,不能走原来的路。要一路鼓乐不停,逢十字路口,孝子叩头,执事者烧香化纸。到家门口,由细乐(如板胡、二胡等)随女孝子引迎魂。通引之后,再读《门路祭文》,同往家中。 

  扫墓 扫墓的取意是说,佳城既定,让死者认领住处,特别是提前给死者打扫好卫生。淳化一带扫墓时皆由女婿、外甥提灯带帚,乐人在前吹打,孝子随后,擎持哀杖,怀抱灵牌,直至坟茔。化纸后,孝子入墓(窑),仔细打扫,并检查窑的深度、高度,然后在乐人吹打声中返回。至家,男女孝子动哭声,跪迎至灵前,继而上香、酹酒,乐人吹打,礼成。 

  迎情 先迎纸活。有的在扫墓前迎,也有的在扫墓后迎。此即将亲友带来的纸活礼品如神楼、花圈、楼斗、童男、童女、竹马、摇钱树、聚宝盆、金斗、银斗、钱串子,按亲戚远近,由近及远,依次迎来。要一家一家地从村子或村口迎到灵前,然后上香、酹酒、乐人吹打,孝子叩头相谢,礼成。 

  奠祭 指在家庭所设灵桌上安放死者灵位,用烛光照亮灵堂或院落(现在院落照明多用电灯),首先由孝子献饭,一献酒,二献馔,三献茶。亲戚朋友按次序祭奠行礼。每个亲友奠祭后,孝子都要起身磕头感谢,名叫谢纸。祭奠人依次轮完后,便磕头烧纸,家奠即告结束。这是流行于乾县一带的传统礼俗。淳化人讲究先换新孝衣孝帽,由孝子数人在乐人吹打声中,端来新孝帽向老小外家、娘舅家跪拜,举盘于头顶,然后由一人递给各人取旧换新,至灵前上香、酹酒、叩头,礼成。随后,开始给死者上献饭,生者吃奠饭,奠饭吃完后即迎馔。馔是献给死者的一席菜饭,包括肴(押桌,俗叫七寸)、箸(筷子)、酌(酒)、馔(一席菜,分3至4次迎)、食(馍)、羹(汤或茶)、饭(面条)。要依次序迎接,多达9至10次。迎时女婿外甥提灯,另一人执盘,孝子拄哀杖,乐人吹,一件一件迎至灵前,孝子跪拜、叩首,献给死者。迎馔中间乐人奏乐停顿时,主人要在供桌上押赏钱1至2元不等,一直到迎完为止,礼成。当晚最后一个礼节是化纸,众亲戚都要参加,先上香、酹酒、动哭声,然后燃纸成礼。过去秦都、渭城一带的人们奠祭亡灵,礼仪十分隆重、繁琐。常以礼宾为主导,礼宾先生由6人组成,其中主祭官1人、土官1人、司礼4人。礼宾先生起居饮食要特殊招待,净室小灶侍候。祭灵开始,由执事人带路,乐人奏乐,迎接礼宾先生到灵前,举行第一场祭礼。第二场祭礼俗称“孝子初献”。先请执事人到位,孝子肃立,然后由主祭官通神点主。 随后大孝子手捧毛血(一般皆用鸡血),献上牛角,至灵前焚香、斟酒、三叩首。孝子退位鞠躬后,再次捧上水盆、水果、山珍海味,敬请先祖享用。接着礼宾先生诵读祷文。一般诵读《诗经·小雅·蓼莪》三章,是为孝子悼念父母的诗。初献礼即成。第二场由孝侄献礼,称作“孝侄亚献”,献食为糕点、稀粥之类。祷文一般诵读《诗经·周南·麟之趾》,全诗三章,是称颂周文王子孙繁多而贤明的。第三场为孝孙终献,礼品多为瓜、枣、桃、梨等水果及烟茶等,祷文是《诗经·周南·螽(zhōng)斯》三章,用以祝主人多子多孙。三献礼齐,孝子退位,闭户、熄灯、撤供品、退堂。最后由女婿、外甥、亲朋好友祭酒,俗称奠灵。有“五号踩四角”、“白马分宗”、三拜九叩等奠法,形式不拘一格。祭奠至夜半更深,有族众户大者,通宵达旦。现在一般礼仪程序筒单,不动礼宾,不献饭,不念祷文,只是三拜九叩奠酒而已。 

  守灵 祭奠完毕,孝男孝女对死者恋恋不舍,男左女右,坐草守候在灵柩两侧,俗称守灵。这也是孝子最后一夜同死者同室。因孝子悲痛至极,丧事操持全部委托执客头办理,主人可以坐而不问;而奠祭之后,仍有亲戚朋友前来吊唁的,待吊唁者化过纸钱后,孝男孝女要叩首谢吊。所以除孝子守灵外,族人好友也通宵聚守灵前,俗称“暖丧”。 

  出殡 

  这是死者丧葬活动中最隆重的一个礼节。境内各地普遍讲究早起,即在太阳出山前起灵出葬。其仪礼包括: 

  起灵 淳化一带讲究起灵前席口备上四盘菜和热馍,执事、客人愿吃者吃。一般人多在自家吃饱,在灵前吃饭者很少。孝子要在灵前上香、酹酒、化纸。正式起灵时,将棺材抬出大门以外,放上灵床抬起。乐人吹打,孝子齐动哭声,而长孝子依杖牵缚抱主,摔碎纸盆,其他孝子各持纸活,徐徐走到坟地。秦都、渭城一带起灵时还讲究先转饭,即由执事人领路,乐队奏哀乐前导,清晨朝祖拜望。孝子依次捧饭,以示菜肴丰富,厨师手艺不凡,孝子对先祖不薄。再送祖,即快到中午时朝祖拜望,问候祖先灵魂休息安好,祭礼受用是否称心如意。孝子抱上祖先牌位到坟前火化。再请抬,即邀请乡里乡党前来抬埋,乡亲闻声都会放下农活赶来。有的地方要入席饮宴,有的地方直奔坟地。再行礼,即在村头摆设灵桌,纸扎如金童玉女、金斗银锞两边排列。由执事人公布行情礼单,行定柩礼、醒柩礼、移柩礼、起柩礼,接着鸣炮告土,祈祷各路神灵开路放行。起灵时,由孝子举哀,抬埋人从屋内拾好灵柩、龙头棺罩压顶,男孝子用白布挽联扯拽灵柩起动,俗称扯纤。女孝子扶柩随后,执事人前行,手提方盒子祭品,内装香烛纸钱,一路抛洒冥币。旌旗、纸扎悬举于前,乐队细吹细打,乡邻亲友二十四抬,轮流换肩,前呼后拥。孝子手执丧杖,扯拽灵柩,号啕痛哭。大孝子或孝孙头顶纸盆,由舅父或年长者扶定,行至村头什字路口摔碎,俗称摔纸盆。摔纸盆(即指死者的饭碗)的人,都是家产继承人。长武县彭公乡方庄村民间葬埋人起灵时,法师要唱《发引歌》,歌词是: 

  灵舆前曰: 

  灵輀(ér)既驾,荣归佳城。 

  前拥鼓乐,后随亲朋。 

  子女扶柩,坦然长平。 

  凶煞远避,吉星相迎。 

  父兮父兮,随儿起程。 

  惟愿我父,早归坟茔。 

  哀哉尚飨! 

  乾县等地讲究棺轿由十六人抬着,路上可换肩,但不能着地,且要平平稳稳,徐徐行进。灵柩一出村,继承者将头顶用黄金纸裱糊的瓦盆(叫纸盆)破之于村外,外孙前边举着引路幡,其他人举着各种纸幡和纸亭阁、罐罐纸等烧物。孝子手拿哭丧棒(柳木棍),牵着用白布拴着的“棺轿”(灵车),躬背而行。女儿手扶着灵柩,一路上哭声载道,送丧队伍浩浩荡荡,直送坟地。 

  下葬 淳化一带讲究将棺材平稳地放入窑内,定好方向,放好随葬品,点燃长明灯,然后封口。随即全土,众人动手填坑,堆土为冢。孝子谢客,三叩头。再上老小外家、娘舅家、众亲戚、户族依次奠酒,孝子最后奠酒谢客。然后到场孝子动哭,化纸。由阴阳先行祀土,孝子上香、酹酒、读祝文后,礼成。长武县彭公乡方庄村民间丧葬封土时,还要吟唱《封土歌》,其词云: 

  四尺崇封,玉骨深藏。 

  水源木本,春露秋霜。 

  一线灵脉,常发其祥。 

  墓前拜别,追远焚香。 

  愿我后昆,百世流芳。 

  自葬之后,人财两旺。 

  子子孙孙,永世其昌。 

  而秦都、渭城两区老人落葬后,由阴阳先生以罗盘校正方位,大孝子进黑堂用眼罩(麻冠)抹净棺材,放进“金童玉女”等纸制随葬品,然后点火封口。乐人吹奏,亲朋燃香化纸,礼宾宣读安葬祭文,女孝哭吊,九步一拜而回;众邻全土起坟堆,男孝将丧杖按子、孙、曾孙辈次,白、黄、红三种颜色,列成三排,插于墓堆之上。孝子挽起吊孝,登好孝鞋,同抬埋全墓人招呼而回,开宴招待,孝子跪拜谢孝。宴席间约定头七、五七、尽七拜坟祭奠时间。乐队奏乐,送亲友散去。乾县一带讲究坟前棺木一抬离棺轿,就要立即将棺轿抬走。棺木一入墓室,按方位摆正位置,然后点着香烛,再用土坯堵严窑口。填土时,第一撮土要由孝子填入,然后由邻居填埋,土堆要成圆形或一头大一头小的鱼形。土堆封好后,孝子立即返回村边,分别跪在大路两旁,向送葬的邻居、亲友磕头,以示感谢,然后招待吃送葬饭。一般是只喝酒,不吃主食。旬邑县南原流行由执客头领上孝子,向帮忙的客人谢饭并作揖的习俗。执客头唱道: 

  孝子给咱谢饭哩,没得辣子有蒜哩。 

  有看哩,有转哩,瞎好吃饱谁管哩。 

  坐在上席比较年长的人接唱道: 

  操着哩,吃着哩,端上杯子喝着哩。 

  不要嫌我啰嗦哩,相互帮忙多着哩。 

  打怕 旧时各地讲究葬后设庐于墓,由孝子素食护冢,后来逐渐演变为围墓以薪,点火烧之,名叫打怕。亡人葬后一连三晚,孝子都要去坟墓,用守丧时铺在地上的麦草绕坟撒上一圈点燃,一来怕亡人灵魂受其他邪魔恶鬼的欺凌,为亡者仗胆打怕;二来为亡灵作伴除寂,借以表示对亡人恩德难忘,对生离死别有无尽的思念。这是秦、渭、兴平一带的习俗。淳化人打怕则由孝子扛上水担至坟前,燃火、化纸,然后扛上水担左转三圈、右转三圈,边转边喊道:“爸(妈)!你不怕!”然后扛上水担左转三圈、右转三圈,边转边喊:“爸(妈)!你不怕,儿给你打怕哩!”第二天晚上在半路,第三天晚上在家门口。而乾县一带安葬后,连续三日,每晚孝子都要打着灯笼到墓地呼喊死者三声,以引尸魂回家,俗称“叫魂”。意思是说死者在这里孤独寂寞子孙于心不安。也是希望死者能继续保佑子孙。 

  七期 从亡者气绝身死算起,每7天为一期,其中头七、五七、尽七,家人亲友都要上坟祭奠。若在七期内逢上阴历七日,就算犯了重七,必须推后一天祭奠。乾县人五七时就可脱重孝。七期后百日也是一个重要祭祀日。 

  禫祭 俗称三周年。一年一祭,连续3年。所谓“三周之期,设坛祭奠”。禫祭日与丧葬日一样隆重。富裕人家要大肆铺排,白事当红事过。请执客、乐人,搭棚、起灶、杀猪、宰羊,礼行三献,乐奏九章。普通人家也是穿白戴孝,祭奠亡灵先祖,宴请宾朋亲戚。次日上坟祭奠,去时全身孝服,上香点烛,焚化纸钱,礼仪完成,脱孝换吉,意取服去福来。原来门口贴着黄对联,午时过后要换成红对联,并将家中灵牌换成神主,丧葬习俗至此完成。旧时大户人家曾流行通神点主仪式,即将“皇清(或中华民国)显考(姓)×府君(孺人)讳××之神主”影轴,由有身份、有功名的人点主,用朱砂笔在“

  ”字上添一竖画,是为通神;再给“王”字上边度(dū,督音)上一点,谓之点主。因搞通神点主活动要赠送贵重礼物,故极少有人成此习俗。 

  立碑 从境内历代王公坟墓的发掘情况来看,墓地上有神道碑,下有墓志铭,自魏晋以下比较常见。其中西魏侯义墓志是市境已发现的最早一通碑石。隋唐时期,几乎所有王公重臣乃至有些寻常人家墓地均筑园造碑。近代以来,除了有功名、有身份的人家或家境富裕的人家造墓碑、设牌楼外,一般人家均很少立碑。但近年来,随着一部分地区、一部分群众富裕起来,立碑习俗有增长之势。一般墓碑多是在3年时设立,墓志铭则要随葬安放,也有时隔多年追念立碑的。现在政府提倡火化,不再造墓,即不再立碑。 

  挂幛 一般人家遇到丧事,亲戚友人送来布料,作为礼物。有的送有“功德高尚”等大字挽幛,以表达社会上人们对死者的评价。有的采取开追悼会、读悼念词的办法寄托哀思。长武县相公乡和芋元乡一带却流传着一种给死者挂小字挽幛的习俗。特别是在芋元乡的柳泉、南宫等文风较盛的村子更为盛行。凡村人公认德高望众、事业有成,且对当地民众作出贡献的人逝世后,众乡邻为其悬挂这种锦幛。请本地学识渊博,既有身份、懂礼规,又精书法、善写作的人,按照一定格式,介绍亡人生平简历、品德、事业或修养方面的成就,同时还要记叙其家族的几代变化沿革,撰成幛文,并在挽幛两边书写对条。逝者祭奠之日,众乡邻便用旗竿高高打起幛子,在孝子和乐人的迎接下,把它作为最贵重的祭祀礼品敬献在灵柩之前,俗称挂幛。这些幛多用红色丝绸、锦缎或金丝绒等高级面料制作,长约八尺、宽约五尺,红底黑边,垂有彩色丝穗。这些小字幛只限乡邻敬挽,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一切费用皆由敬挽者(又叫行情人)共同承担,还要请本地裁剪艺人精心缝好。此幛待死者安葬后,由其子女妥善保存,世代相继,留作永久纪念。(资料来源于《咸阳市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推荐图文